武汉  |  上海  |  香港     电话:18674012132



同行人员饮酒死亡,在座各位谁也跑不了

“人生几何,对酒当歌”

“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”

“五花马,千金裘,呼儿将出换美酒”

……

酒,不仅是中国文学中不可或缺的元素,也是国人日常生活中的必备品,从好友聚会到婚丧嫁娶,从庆典宴会到社交应酬,都少不了把酒言欢、推杯换盏;酒,开心时助兴,低落时消愁,可以说有不可替代的作用。

然而,万事皆有两面性,酒,能在喜事中锦上添花,亦能在悲剧中推波助澜。今天要讲的,便是一则关于酒的悲剧:

2017年8月,李明(化名)和三位好友相约赴武汉游玩,四人于当月28日在武汉碰面,相聚甚欢,一同前往光谷步行街一家餐厅用餐。点完菜后,李明提议喝点白酒助兴,于是好友周某去超市买了两瓶白云边,与李明二人对饮。席间,李明喝完第二杯时酒便表现出了醉意,三位好友都对其进行劝阻,李明则表示没事,自己最少能喝七八两,说着李明继续与周某对饮,喝完了第一瓶,开始喝第二瓶,好友们也未再多作劝阻。

李明休克躺到在餐椅上李明休克躺到在餐椅上

下午649分,李明已经出现醉酒休克症状,然而这并未引起三位好友的警觉,他们认为李明只是喝醉了,便愉快地继续用餐,放任李明躺倒在餐椅上。

7时28分,三人才用餐结束,此时李明休克已40分钟左右,但三人仍未想过将李明送医救治。在餐厅员工的帮助下三,人将李明带至餐厅附近杨老板经营的宾馆休息,杨老板看到李明完全没有知觉,反复告知三人一定要留人看护李明。结果三人并未照做,在办理完入住手续后,三人便于7时46分匆匆离开,前后仅停留了10分钟,而杨老板也未予以阻止。

李明被带入宾馆时已毫无知觉李明被带入宾馆时已毫无知觉

后面的剧情大家想必也猜到了,第二天上午9时,好友聂某发现李明面部及身上已经呈紫黑色且不省人事,当即拨打120,但为时已晚。就这样,一个26岁的年轻生命戛然而止,留下单亲母亲白发人送黑发人。

由于李明母亲家庭贫困,无力承担李明死因的鉴定费用,警方排除他杀后便宣告结案,给日后的维权留下了隐患。

事后,李明母亲找到我代理此案,我将李明的三位好友以及杨老板均告上了法庭。经过不懈努力、排除万难,终于在缺乏死因鉴定的情况下打赢了这场官司。人民法院判决三位好友应对李明死亡承担50%责任,达到了醉酒死亡侵权类案件的最高责任比例。三人须连带向李明母亲赔偿人身损失34万余元,杨老板则对此承担补充赔偿责任。

虽然就情理而言,李明的三位好友以及杨老板确实太倒霉了,谁会想到与好友喝酒就会产生如此高额的赔偿责任。但是就法律而言,他们确实有不可推卸的责任,在李明出现休克状态后,他们却没有产生丝毫警觉,而是继续用餐40分钟,最终不仅未意识到需要将其送医,反而将其独自留在宾馆;而杨老板虽然有过提醒,但没能坚持原则,明知李明可能有生命危险却未加以制止。

不过本案中,还有一个责任人,那就是李明本人,虽然本案法院判决同行人员承担50%责任已经达到了同类案件最高纪录,但这并不能排除李明本人的责任,而且也无法挽回李明自己的损失。三位好友虽然要承担赔偿责任,但他们损失的只是金钱,钱总可以再赚;而对于李明而言,损失的这是生命,生命是不能重来的,虽然母亲赢了官司,但丧子之痛却无法因此得到丝毫的平复。

可见酒极则乱,乐极则悲。一场本来应该在欢声笑语中尽兴而归的喜剧情节,最终演变成对簿公堂的悲剧收尾。

在此,我也向各位读者老生常谈一句: 不劝酒、不酗酒,遇事及时就医、切莫心存侥幸!


Copyright@ Wuhan Integrity Law Office

All Right Reserved